散文:繁华落尽,不只苍凉

成都的冬天如期而至,凛冽的寒风使路上的行人们不得不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,不愿意在大街上过多地停留。就连学校里的银杏树,也开始了“换装”。大片大片的银杏叶变黄,从树梢坠下,随风飘落,散落在泥土中。在风里,我隐约听到了一声叹息:“多好的银杏啊?就这样消逝了,好可惜。”


这怜惜的口吻,让我迫切地想要知道这句话的主人。可惜的是,在这行色匆匆的人群里,也找不出说了这么一句话的人。


银杏叶落,是一场消逝。曾经的苍绿与生机勃勃,如今都化作泥土的一部分,等待着腐烂,最后化为虚无。但这就是可惜的吗?


说到消逝,人们最先想到的是那句“舞榭歌台,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”古都的繁华不在,王朝的破灭,大概就是人们心中最是苍凉的感觉。


书里总有那么一两页,写着古都古城古道,仿佛只要出现“古”这个字眼,就有着无穷的意味儿。所谓古物,是曾经辉煌存在过的东西,而如今是残破,古旧,又或是不复存在。诗家总爱道古, “古道饶蒺藜,萦回古城曲”, “古道西风瘦马,断肠人在天涯”,读着读着,也要勾出无尽的泪珠。


诗人喜欢怀古,多是为了伤今。但我们又不是诗人,我们看到的那一场繁华作废墟的变化,不该只是苍凉。他们咏叹曾经的繁华,不愿接受而今的苍凉。那一座座古老的城池,是一个王朝兴衰盛世的更迭,一条条古道,是绵延出无尽远人的足迹。他们感慨,曾经那么繁华的地方,而今只剩下了苍凉。


然而,繁华落尽不是终结,而是一场物换星移的变化。


在来年春天,银杏又会长出新绿,逐渐勃勃生机,这是一个新的轮回。纷飞的落叶,落到泥土里,滋养了银杏树,让它在来年焕发出更强大的生命力。如同一个曾经繁华的王朝覆灭,必有它残暴、苛捐等不合理的存在,灭之,幸之。非善焉?


这个世界总有文艺青年的存在,一说到繁华落尽,苍凉就遍及心田。可我想说,世界上真的不需要你去为之苍凉,存在即合理,世界好好地运转了千百万年,自有它自己存在的法则。不要去为那一份看似美好的东西逝去而神伤,你要知道,世界那么美好,你总会看到更加美好的。


落叶是自然界的规律,任何人无法改变,既然无法改变,又有什么好可惜的呢?不如站在落叶中,看它纷飞,与之共舞。我没有找到那一个说可惜的人,不然,我一定跟他说一句,“同学,其实真的不用惋惜,不信明年你再来看看,它一定会长得更好!”


繁华落尽,不该只是苍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