将掌心触向远方

夕阳在地平线上镀上了一层暖黄色的韵调,树上的蝉鸣紧接着唤醒了岸边四周,打破了这夏日应有的宁静余晖。风欲停,却终未停,吹皱了波光中的湖面,河畔的金柳也随风苏醒,在风中摇曳,在水面微漾。于是,你轻轻挥手作别这西天云彩,缓缓转身,将掌心触向远方。


爱的河流,使你甘愿做一条水草。


如同圣经所上说:“爱是追求,是忍耐又有恩慈,爱是永无止境。”你向往、憧憬这美好的情愫。为了海上的邂逅,你放弃了功名利禄的官场,抛弃了旁人羡煞终身的荣华富贵,背离了你本应安定富足的生活轨迹,却甘愿做一条水草,与情交织,与爱缠绕,不眠不休,甘愿在水中游离,游向浮藻处的彩虹梦,游向美好的净土。


美的诗行,使你甘愿穿梭于抑扬顿挫的音符中。


家人的反对与朋友的不理解,将你围困在玻璃城堡中,断绝了金钱的供给,停止了心声的交流。以黑暗的壁垒将你环绕,以晦暗的盾牌将你阻挡。你犹豫、彷徨过,可是你终究忠于大地且忠于美丽。你依然相信,美好的净土会在玻璃城堡里开出经年不灭的花与生生不息的希望,种种自然的感受会像空气中的电流般透过灵魂传递新奇,看似形而上学的幻想会遍撒框架现实的楷体社会,为“美”的搏击定会奏响属于生命的凯歌。于是,你站立窗间,举起手掌,对准远方。将沸腾的血液与夕阳、蝉鸣、清风融合,将对美的渴望与跌宕的人生一并圆满。


自由的心声,使你甘愿幻化成一片自由的雪花。


疾风在天际划过,勾勒出弧线的形状,从未如此潇洒,深刻。你在不经意间碰撞了那一低头的温柔。那一刻,你仿佛听见了风的方向,还未来得及道一声沙扬娜拉,就急不可待的张开双臂,极力想要拥抱住风,拥抱所有。时光似水,匆匆驰过。与风对话,与云为友,却是你脑海中长久浮现的,在清晨中,在傍晚里盘旋飞舞的纱帘,却是你心中长久跳跃的,在草原上,在森林里奔驰的骏马。你渴望挣脱,渴望漂浮,渴望看看庞大的世界,渴望听听宇宙的自由。终于,你如愿以偿,追从本心,幻化成一片自由的雪花,飞炀于浪漫的初心,飞炀于爱与美的渡河......仅将流动轻盈的诗篇留予他我句读,给予他我念想。


爱,使你化作水草,油油的在水底招摇。


美,使你穿行诗行,悄悄的在心灵荡漾。


自由,使你幻化雪花,静静的在渡河飞炀。


夕阳西下,暖黄色的柔光里,我看见西装革履的你站立在河畔金柳旁,嘴角微扬,淡淡微笑。你轻轻的挥了挥手,作别西天的云彩,继而转身,留下了踏向远方的背影。